当前位置: 首页» 国企故事

机床多面手王春光—京城机电推荐

2015-06-02

 

京城机电宣传部供稿

    说起产业技术工人,大家脑海里还是“咱们工人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忙”这个高大有力的形象。而北京北一机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一机床”)的王春光却给我带来了现代产业工人的另一种风貌。北一机床可以说是重型、超重型数控龙门镗铣床的领军企业,而曾经勇夺数控车床“状元”的王春光个子不高,精神干练,始终充满阳光般的微笑。这位参加工作11年的“老”工人,现在是北一机床营销中心技术部的工艺试切员,是从技术一线到销售前沿的多面手。
    “偷懒”的好技工
    论生产技术王春光是一把好手,从2002年技校毕业参加工作,他干过普通车床、数控车床、数控磨床、立式加工中心,可以说样样精通。别人出师需要一年,他半年就出师了。别人当师傅要好几年,他出师一年就带徒弟了。为什么能成长这么快,王春光笑着说:“因为我好偷懒”。
    刚刚出师开始独立工作,一次车间段长给王春光派了一个重活、急活。要在五天内给40根长轴打通孔。不要小看这长轴,这不光是车床的机器活,更是人工的体力活。王春光估算了一下,就算体力再好一个人一天最多加工6、7根。这样的效率一周的工时是无法完成。这个活有没有更好的方法,王春光开始琢磨。
整个第一天,王春光都没有开始加工工件。派活的段长急了“装配部门还等着产品安装呢!”。可到了第二天,王春光一口气就加工完成了20根,两天就把五天的工作都完成了。车间的老师傅都被这个动脑子勤于琢磨的的年轻人吸引过来了。王春光对工件加工的瓶颈环节——机床尾座的移动进行了改进,他利用数控车床刀架做支点,设计安装了一个“助力杆”机构,使得本来笨重难移的机床尾座变得移动自如,效率提高了几倍。这个实用的创新受到了全车间的欢迎,并迅速推广开来。
    凭着这股钻研的的劲儿,王春光根据车间现场实际需要,自制了轴类定位堵、工具夹头、万能尺寸车爪器及大孔径测量表等一系列的数控车床“实战”工具。
    “灵犀”的好徒弟
    2005年勤奋好学的王春光被北一机床推荐到日本大隈系统学习轴类零件的加工工艺和方法。初到日本王春光便遇到了交流难关,不懂日语的他几乎无法和培训他的日本师傅交流。而灵犀的王春光很快便找到了交流媒介——技术代码,这是数控车床的“国际通用语言”。王春光心领神会师傅的眼神、手势、操作,并随身携带日语词典随时学习。他发现还可以通过写繁体汉字与日本师傅进行技术交流。
    在日本不允许随便到别的车间观摩学习,王春光就利用尽可能多的机会交流学艺。一次他看到另一个车间一个日本师傅在用一种非常先进的方法加工蜗杆,而蜗杆是王春光的老本行。王春光实在挡不住技术的诱惑,向师傅提出请求去学习。师傅告诉他这个加工程序的编写者从事编程工作20年,这套程序是他还花了2个月才编写出来的。话语中略带藐视与不屑,好像年纪轻、经验不足就等于不成功!
    而春光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攻克难关、学艺回国,因为这不仅对个人来讲是技艺提升的重点,对于企业来说也是加工效率提高的关键。王春光心里明白这个技术的价值。最后经不住王春光的坚持与诚恳,大隈管理层才特批给了王春光一本程序代码资料,而且规定只能在车间内看,不要说翻译与复印,就连带回寝室都不允许。说白了,别怪我们不让你学,就怕你自己学不会。凭着一股子韧劲与钻研的精神,灵犀的王春光抓住在车间的点点滴滴,观察、琢磨、求教……天天如此,吃饭睡觉脑子里全是代码数字。短短七天时间硬是“啃”下来这个程序,真是不可思议!日本老师都点头佩服。
    王春光对机床技术工艺知识如饥似渴、耐心虚心,而且还触类旁通,这成就了他多次的殊荣与成绩。
    “有思想”的好销售
    10年下来,王春光把车间里的工艺技术学了个遍,几乎样样精通。勤于琢磨、创新的他又闲不住了,有没有什么更难、更富挑战性的工作。2012年,公司市场营销职能的定位进一步明确,营销售前满足用户定制化需求的服务越来越多,王春光从一线到了市场营销中心的技术部门。一个技术能手转去搞销售,是弃武从文还是自废武功?当时让很多人的琢磨不透。事实上“有思想”的王春光在车间里长期干的都是“标准”件,加工机床零部件的改动非常小,勇于创新的他想再一次突破。王春光选择了销售试切岗位,这更需要他深入生产与用户一线,按照个性化需求,利用多年的实战加工经验,为用户提供零件加工的整体解决方案,即机床交钥匙工程。
    一次客户带来一个国外的工件样品,工件需要攻丝,但是用普通的方法加工,要么无法到位,要么容易损坏刀具。而两次处理又难以契合。用户自己说:“来北一机床之前全国的机床企业都跑遍了,没人能做”。面对有特殊需求的新产品,普通的销售人员无法判断是否有能力加工,更无法根据工艺判断所需的时间和成本。而王春光却很喜欢这样的挑战。经过一系列的技术攻关,他所提供的加工样品质量完全符合美国标准,而工艺成本仅仅是美国加工商的十分之一,王春光的挑战一方面实现了公司机床的成功销售,另一方面也实现了让用户承接上亿元的大笔合同。王春光扎实过硬的实操加工经验为销售从设计到试切,提供了理论转化为实践的支撑,一个岗位的转化也是一种思想的升华。现代的产业技术工人已经不仅仅只局限于技术工艺,而在加工工艺的程序编写方面最重要的是“有思想”,在当今转型升级的关键期,新的思维方式带来了新的新的突破。如果在以前我们唱“咱们工人有力量”,而如今我们第二声部也许应该改为“咱们工人有思想”。
    王春光始终怀揣着自己的梦想,他说十年前“第一个五年计划”是学好技术多赚钱,减轻家庭负担。现在可以说实现了。“第二个五年计划”是能在数控车、加工中心等机床的操作领域尽可能做到最好。目前来看他也得到了广泛得到了认可。而现在他开始了自己的“第三个五年计划”,也是他人生的梦想,他总说“成绩都是企业给的,我得对得起大家的鼓励与支持! 希望通过自己努力,为企业做点实事,提升企业的认知度,让用户主动来找北一机床”。在品味与感悟中,这正是一个从生产一线到销售前沿多面手在企业发展、转型、升级中的光荣与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