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国企故事

首钢一家人—首钢总公司推荐

2015-06-02

    我叫程国庆,是首钢的一名工人。您一听这名字就准知道我是国庆节那天生的,没错,我是1959年10月1日生的,名字是我父亲程德贵起的。我们这一家人都是首钢人,用我父亲的话说“我们这个家算是和首钢结了缘了”。您要想了解我们这家的“首钢情缘”,还要从我父亲那一代说起。
    1939年2月我的父亲和两位叔叔先后来到了首钢的前身——石景山钢铁厂。那时正是日伪统治时期,我们首钢有一本书叫《钢人铁马》,书里所讲的《程氏三兄弟》就是我们家的故事。我们从小就听父亲讲首钢的历史,首钢1919年建厂,是中国冶金工业的发祥地之一,在日伪统治时期中国人就是亡国奴,出入厂门还得给日本人鞠躬,还要被搜身,吃的是混合面,住的是苇席窝棚,整天挨打受骂吃不饱穿不暖,真是牛马不如的生活。那时炼铁的设备不仅简陋,还经常出事故,工伤死亡的人特别多,工人们有了病根本就没钱医治。1942年传染病大流行,一下就死了好几百人,有的工人还没有断气就被日本人拉到今天的北辛安东边的万人坑活埋掉了,那时老父亲就是盼着翻身得解放、打倒日本主义反动派,堂堂正正的做一名“炼铁人”。
    1948年12月16日这一天终于来到了,解放军的红旗插到了石景山山顶,石景山钢铁厂解放了。解放军给工人送来了小米,还给每名工人做了一身崭新的灰色制服,父亲还和其他几位工友穿着这身崭新的制服合了一张影。当父亲双手接过解放军军代表接管委员会主任陈蕾颁发的工作证时,父亲做一名“新炼铁人”的愿望实现了。老父亲逢人就说:“共产党好,解放军好,我们当家做主了!今后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了!”
    刚解放那时炼铁厂老一号高炉还在一个半山坡上,老人们都称它为“回马坡”,那时炼铁的设备还很简陋,高炉生产很不稳定,热风炉的风温总是上不去,当时有的人还很迷信,说是回马坡闹鬼,一时间人们半信半疑,闹的人心惶惶。这时厂党委提出了“回马坡前不怕鬼,强敌面前不服输”的口号,来激励人们战胜困难。我的父亲和其他的工友们夜以继日的奋战在高炉的炉台上,为了提高高炉风温,他整天工作在高炉现场,几天几夜不回家,据母亲讲有一次父亲回来母亲给他一个橘子,可他剥着剥着就睡着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父亲终于破解了难题,找到了热风炉风温上不去的原因,原来煤气和空气接触的太早,致使烧不到热风炉里面去。于是他就想办法研究出了“煤气活动分布筒”,这可解决了大问题,风温一下提高了好几百度,产量一下也大幅提高,高炉利用系数达到了2.5,焦比降到了336公斤,比日本的钢铁厂还要低,为此父亲还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1956年3月28日,父亲还在中南海受到了毛主席和周总理的亲切接见,还一起合了影呢,每当提起这事,老父亲就别提多幸福了,当时还奖励一个小闹钟。
    1979年老父亲退休了,我和弟弟也进了首钢当了工人,这可以说是子承父业吧,不同的是我去的是炼钢厂,也就是被人们称为“小炼钢”的试验厂。别看它小,它是我们首钢结束了有铁无钢和我国第一座顶吹转炉的所在地,当时父亲还把那心爱的小闹钟当做传家宝送给我,让我上三班倒的时候上好小闹钟,千万别误了点!就是为了让我为首钢多做贡献。那时工作的工作环境还是比较艰苦的,我作为一名整模工每天铸钢锭、清炉坑、翻渣斗、换白灰样样都得冒着几百度的高温作业,后来经过大修改造,“小炼钢”变成了“第三炼钢厂”,工作环境也得到改善,产量技术大幅提升。
    改革开放后,首钢率先在全国施行了承包制,是中国国企改革的一面旗帜,职工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当时我们有个口号叫“做天下主人,创世界第一”。我们首钢先后对炼钢炉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高炉从1000多立方米扩容到2000多立方米,炼钢炉也从几十吨增加到了几百吨,产量从179万吨增加到800多万吨,位于全国第一。我的哥哥程铁良从部队复员回来后也进了首钢,在首钢建设公司当了一名作业队长,他也为建设首钢的高炉、炼钢厂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我和我的哥哥弟弟这一代,实现了做“钢铁强人”的梦想、
    北京奥运会申办成功后,我们首钢进行了搬迁调整压缩产量,为了还首都一片蓝天,陪伴着老父亲大半辈子的5号高炉也停产了。据弟弟说,有时候父亲夜里起来穿好衣服、戴好手套、推起自行车就要走,弟弟赶紧上前拦住说:“您这是干嘛去?”老父亲着急的说:“高炉有事,我得赶紧上班去!”,这真像诗里所说的那样“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2004年的一天,老父亲突然提出要到高炉上看一眼,当时老父亲和老母亲的身体都非常不好,我们都劝二老别去了,可二老说不去怕再也看不到了。于是第二天我们就把父亲母亲送到了高炉上,在我们的搀扶下父亲母亲看到了一直牵挂的5号高炉,最后还向5号高炉挥了挥手。没过多久,二老就都相继去世了,这真是情系首钢啊!
    2005年6月30日,首钢连续生产了47年的5号高炉停产了,早上5号高炉上人山人海,人们冒着蒙蒙细雨向这个新中国成立后首钢第一座高炉做最后的道别。炉台上还摆放着我父亲的照片和他的先进事迹,我代表我们全家在留言簿上写下了老父亲常说的一句话“5号高炉我的老伙伴,我永远忘不了你”。
    最难忘的是2010年12月我和哥哥弟弟女儿登上了二炼钢炼钢炉台,参加首钢全面停产冶炼最后一炉钢。此时此刻,哥哥谈起安装炼钢炉的情景,弟弟想起精整铸坯的情景,我又想到在二炼钢工作的情景,这些情景一幕幕在我们脑海中闪现。当我们看到那火红的炉水从高大的炼钢炉流出缓缓倾泻在钢包时,我们全家人再也抑制不住那激动的心情,我也留下了激动的热泪。熄灭的是炉火,点燃的是希望,我们一家人又奔向了新的人生。
    北京厂区都停产了,刚一开始心里还觉得没什么,可真的一停下来对我们每一个首钢人和家庭都是一个心灵的震撼,为了我们首都的这片蓝天绿水,我们首钢人一次一次做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我们首钢人舍小家、顾大家,又一次做出了历史的贡献。千千万万个首钢人从北京奔向了渤海之滨,一座现代化的钢铁基地已经屹立在那里。
    同志啊,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妻子儿女?那伴随着几代人生长和生活的土地?还有那朝夕相处的机械、高炉、厂房、首钢的一草一木......我的弟弟程彩文去了河北省曹妃甸京唐钢铁公司,每当我看到他的爱人早上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带着她的小儿子去上学时,每当看到老叔老婶有病需要他们照顾时,我都会想到有多少个首钢家庭像我家一样,为了首都大局,为了首钢的转型发展付出了艰辛和代价,但这一切又都是值得的。
    我的女儿程楠从小是听着长辈们口中的首钢故事长大的,她总是说:“首钢人太伟大了,我也要做首钢人!”,大学毕业后原本想留在首钢工作的,但随着首钢的搬迁调整,她的人生也有了新的转折。她说首钢虽然搬走了,但是无数个首钢家庭还在石景山,她现在成为了一名社区工作者,为首钢的家庭继续服务。
    女儿说:“首钢的大东门是首钢的厂门,是首钢的历史之门,是无数家庭的家门,更是首钢人的心灵之门。”是啊,大东门见证了中国钢铁工业发展的光辉历程,而我的这家人是千千万万个首钢人和家庭的一个缩影,我们这家人见证了首钢的发展变迁。已有近百年历史的首钢,将焕发出新的青春,为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做出新的贡献!首钢的明天会更好!(报送单位:首钢总公司)